期货交易规则再改 天然气允许负价格交易

自4月20日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5月期货价格暴跌成负值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芝商所”)于近期又修改了天然气期货品种的交易规则。

5月7日,芝商所发布公告称,从5月17日星期日(交易日期为5月18日星期一)开始,部分天然气期货和期权合约将在CMEGlobex中被标记为可以承受负价格。此外,部分精炼能源产品的期货合约也将被允许进行负价格交易,其中包括喷气燃料、超低硫柴油、固定税公路柴油期货等。

有关专家表示,运输与储存成本是大宗商品期货跌破负数的基础,若市场端需求严重低迷,任何大宗商品期货都有跌破负数的可能。其中天然气的存储条件更为严苛,也意味着在某些极端情形下价格波动甚至会高过原油。

此次芝商所对于油气交易规则的修正,预示着市场对于油气期货交易认知和规则的又一次转型。业内人士提醒,虽然国内多家银行已暂停包括天然气在内的多个产品开仓交易,但之前持仓客户的相关交易仍可照常进行,这部分投资者需额外注意近期风险。

全球天然气供需失衡显现

与石油相比,天然气在交通能源中的占比要低很多,因此受疫情全球蔓延,经济停摆的影响也较小。可尽管如此,在世界生产低位运行、能源消耗不足的大背景下,天然气产能过剩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美国能源信息署最新报告显示,截至5月1日,EIA天然气库存增加1090亿立方英尺,预期增加1060亿立方英尺,前值加增700亿立方英尺。美国天然气库存总量为23190亿立方英尺,较去年同期增加7960亿立方英尺,同时较5年均值高出3950亿立方英尺。并预测10月底美国天然气总库存量将可能达到40290亿立方英尺,达到美国有记录以来最大的月度库存水平。
 
天然气过剩的形势已逐渐显现。原油分析师陈鸿介绍,目前天然气的存储方式主要有气态存储和液态存储两种方式,且多存储于特殊的低温场所,过程涉及加压处理,耗费的储存、运输成本较大。与液体状态的原油相比,天然气的储存和运输严重依赖管网、LNG接收站、储气库等基础设施,若没有足够的库容,想要实现大规模囤积的可操作性非常小。而能源开采停滞后重启的成本颇高,因此即便将开采出的能源直接浪费甚至消耗大量成本处理,也必须保证持续开采活动的进行。
 
低迷的需求、飞涨的产量和库存的缩减,在三方面逻辑共振下天然气空头趋势强烈,价格或面临下行压力。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亨利中心的天然气现货价格平均为2.5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比2018年低约60美分,创下2016年以来的最低年平均价格。今年2月中旬,在需求疲软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影响下,天然气价格更是多次下探1.50美元支撑线,触及1995年以来新低。
 
对此,国际投行高盛集团曾表示,受储存限制因素影响,维持对夏季NYMEX天然气价格看跌的立场,预测平衡价格约为1.85美元/百万英热至2.05美元/百万英热。
 
事实上,早在原油期货价格跌至负值前,天然气就由于供应过剩而多次跌成负价。陈鸿分析称,目前全球能源供应过剩,在继国际原油价格出现负值之后,原油市场持续低迷且端供给严重溢出,让原本单行业的能源价格危机蔓延至其他替代性能源行业。加之油气存储对仓储条件要求较高,美国4月的天然气库存水平较过去5年同期高出20%,欧洲方面的库存压力则更大,使得油气资源面临库容不足的问题进一步突显。此次芝商所的天然气期货允许价格出现负值的新规,说明芝商所认为在目前的供需关系中,如果库存逼近库容上限,天然气价格出现负值是完全合理并且在预估范围内的。在超低天然气价格形势下,陈鸿建议,油气相关企业要做好度冬准备,至于国内可加大天然气战略储备的核算,利用低气价时机,进口天然气现货。
 
投资者切忌盲目跟风抄底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期货市场还没有天然气期货品种,只有银行提供账户天然气产品。在经历“负油价”之后,目前国内银行都针对芝商新的交易规则提前作出相应规避动作,并相继暂停了天然气等产品的开仓交易。
 
银行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账户天然气属于账户能源,其产品设计和交易规则大体与账户原油产品相类似。其报价挂钩纽约商业交易所天然气期货合约的价格,采取只计份额、不提取实物能源的方式,以人民币或美元买卖能源份额(百万英热单位)的进行投资和交易。上述人员补充道,虽然目前投资者不能再开新仓,但持仓的老客户平仓、即时换仓及预设的自动转期等业务暂不受影响,仍可照常进行。对于持有做多仓位的投资者,如果天然气出现负价格,仍可能导致账户出现穿仓的风险。
 
对此,工商银行曾于4月29日发布相关风险预警,通告称:“鉴于近期国际市场波动剧烈,为尽量保护您的权益,在市场价格趋近零或合理预期将出现负数价格时,工行将暂时关停全部或部分账户能源、账户基本金属和账户农产品业务品种。”对于被关停的交易品种,客户已经预设的转期以及连续产品份额调整均不执行。届时工行将以能在国际市场上获得的可成交价格为客户未平仓份额进行平仓结算,但受市场流动性等因素影响,可能无法保证结算价格与暂停业务时的市场价格完全相同,也无法保证结算价格与暂停当日期货合约的国际市场结算价格完全相同。
 
海辉基金分析专员李焱认为,无论是账户原油还是账户天然气,本质都是复杂的高风险金融产品。作为投资者,应事先了解清楚自己购买的相关投资产品的跟踪标的、合约、交易规则和交易成本,并对期货合约的特点、影响货价格因素,商品政策属性、投机属性等方面有较高程度的认识和理解。若投资期货产品,还要对保证金模式有充分认知,了解行情波动下对原始资金的风险。
 
在宏观环境复杂、多变,能源类商品面临多重因素影响下,能源期货价格的震荡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李焱提醒,从风险收益比的角度来考量,能源类投资会在一段时间内呈现高风险的特点。对于风险承受能力较弱,且不具备石化能源的条件及相关的专业知识的普通投资者,不建议盲目跟风参与抄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eichuimo.com/qkl/1221.html